彭露露 資料照片
  
  彭曉輝 資料照片
  12月19日下午5時許,性學女碩士彭露露宣佈“出家恆為僧”。彭露露曾師從華中師範大學性學教授彭曉輝,並稱其為“學術爸爸”。
  華商報記者曾在微博私信彭露露,但未獲得回應。
  昨日,彭曉輝接受華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彭露露研究生時期就對佛學感興趣,但沒想到“學術女兒”會剃度出家,這一決定讓他抑制不住地痛哭,但他選擇尊重。
  彭曉輝說,他和彭露露約好,明年夏天去四川甘孜的佛學院看她,在此之前不會去打擾“女兒”清修。
  從情感上講捨不得她離開
  華商報:露露的決定,你意外嗎?
  彭曉輝:我有心理預期,但沒想到她會皈依佛門。她在研究生階段就研究佛學,我們討論性學時,她時不時會把話題轉到佛學上來。我支持她對佛學的研究,但沒想到客觀上促成了她的出家。
  華商報:你怎麼看彭露露的選擇?
  彭曉輝:我肯定是不願意她出家的。從專業角度講,性學少了一位可能會有成就的學者;從情感上講,我捨不得她離開,她告別了世俗的生活,想要再見面或是打電話聯繫可不是那麼容易。我像丟了個女兒一樣難過,心緒久久難平,雖然那天跟她在微信上聊天時控制住了情緒,但我一夜輾轉難眠,第二天早上6點多就醒了,決定寫點什麼,所以我寫了《一封永不要發出塵世間的去信》算是為她餞行,3000多字,其實也是一種潛意識的輓留和遺憾。
  “佛學跟性學不是相悖的”
  華商報:性學和佛學似乎是截然相反的兩條路,你怎麼看她的“背叛”?
  彭曉輝:露露說她“背叛”了性學,實際上是指一個認識的層面問題。我相信佛學跟性學不是相悖的,只是說在不同的階段會有不同的認知,實際上佛學和性學的最高境界都是九九歸一,都是促進個人身心健康,尤其是心靈有歸屬感,倡導人際和諧、社會祥和,二者的終極目標是一致的。
  華商報:彭露露有沒有告訴你,她為什麼要出家?
  彭曉輝:沒有,那晚微信聊天時她也只是通知我她的決定,並沒有解釋原因。那天在微信上,我也沒有問她原因,怕觸動她傷心之處。
  華商報:不少彭露露的學生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她出家很可能是近幾年的工作與此前自己堅持的性學課程教育相差甚遠所致。
  彭曉輝:2012年夏天,我去廣州出差,順便去珠海看她,當時她在北師大珠海分校工作還不滿一年,狀態非常好。但後來,露露開課不順利,她跟我說是“保守勢力”占了上風,性學課程幾次申報都沒被批准。露露出家後我看媒體報道,教育學院的院長否認了露露的教師身份。如果真是這樣,說明當初珠海分校招露露時動機不純。露露的出走,珠海分校脫不了干係,如果她幹得順利,怎麼會辭職後出家?
  性學在中國還處於起步階段
  華商報:性學是一門怎樣的學科?
  彭曉輝:性學涉及人的性的生理、性的心理、性的社會和人文等,跨學科的學科體系。性學不僅要解釋一個人的生物性現象,還要解釋性心理現象、性角色、性的人際交往、性的社會規範以及如何去運用的問題,還要從宏觀層面解釋性與人類、與社會發展究竟具有怎樣的指導價值和發展方向。從個體看,它可以促進個人的性健康,夫妻性生活和諧;社會層面看,促進社會和諧穩定,促進人類社會健康發展。從這個意義上看,性學與佛學沒有矛盾。
  目前,性學在中國就像孕育胎兒,還處於十月懷胎的起步階段,算是早孕期吧,何時才能度過這三個月還難以預料,也許中途會流產,但沒關係,我們可以再懷,我對學科發展還是有信心的。
  華商報:你從2000年就擁有“人類性學”研究方向的碩導資格,這些年你一共帶過多少研究生?
  彭曉輝:全脫產的研究生有十幾個,兼職讀研、跟我做性教育學位論文的教育碩士有十幾個。兼職來讀教育碩士的原本就是中學老師,全脫產的研究生畢業後有去艾滋病預防等基金會做項目官員的,也有去鄉鎮當基層幹部的,大多數都去中學當生物老師,也有去大學當輔導員的。
  今年,我的一個畢業生自己創業,成立工作室,開展性教育和性心理咨詢。我的學生就業是很容易的,但並不是全都從事性教育工作。
  華商報記者 劉苗
  (原標題:“我像丟了個女兒一樣難過”(圖))
創作者介紹

台灣人

vfglqxpz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