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志穎◎中信出版社◎2014年6月出版
  從降生在客廳里的頑皮小孩到風靡亞洲的小旋風,從退伍後的事業低潮到再度征服娛樂圈,從追求極限速度的賽車手到不急不躁的溫柔奶爸。林志穎出道22年第一次完整講述精彩人生,向粉絲披露許多不為人知的事實。
  到南部巡演更複雜、煩瑣,得自己帶垃圾袋、膠帶、工具,甚至要帶個鳥籠——我永遠要帶最重最多的東西
  我在藝工隊的一天是這樣度過的。
  早上:新兵要負責叫學長起床。6點半要升旗,我必須從6點10分就開始叫學長起床,因此我六點就得先起床,刷牙、洗臉完畢,才開始叫他們。因為等他們刷牙洗臉時,我要掃廁所。等他們開始整理內務,我就必須先去弄飯菜,一個個排餐盤,再將飯菜挨個分配好,兩個人分工合作,將六張桌子的椅子、碗筷,都一一擺放整齊。餐桌整理完畢,自己先匆匆吃完飯,便趕著開始夾報紙。夾好報紙,學長也差不多吃完飯了,我再開始收拾碗筷,將餐桌擦乾凈,準備8點10分集合,開始正常操課。操課學什麼呢?我被分到了燈光組,學習燈光的維護、保養和晚會的燈光怎麼架。
  中午:到11點半的中午休息時間,我又必須趕著去弄餐盤,等他們吃完,又要趕緊收拾餐桌。午飯後本來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但是我得負責接聽電話、接聽對講機,電話又特別多,我就必須守在電話機旁邊,根本沒時間休息。
  下午:又是另一段緊湊的排演。藝工隊並不像一般部隊必須每天操課、跑步,做體能訓練,我們完全是體能加技術訓練。藝工隊每年要完成兩百場規定規模的演出,除了排演,練習搭台、拆臺就成了我們的一項基本訓練。舞臺演出設備都是裝在貨櫃箱里的,箱子長短有別、大小不一,有一輛車專門裝這些設備。我們要訓練在45 分鐘之內完成一整套的舞臺拆裝過程!
  像玩俄羅斯方塊一樣,你要知道先裝什麼後裝什麼,哪個橫放哪個豎放。一開始沒經驗,新兵們都會出糗、出錯。學長們都很清楚,“幾號給我、幾號給我”迅速地命令著,我們就趕緊手忙腳亂地按指令傳遞。45 分鐘之內,要把全部設備從車裡搬出來,並搭好舞臺,架好燈光,音響調好音,燈光上上下下要照的位置都定好位,噴煙也放好,才算全部完成。中間任何一步錯了,或者裝完發現車廂門關不上,就要全部從頭再來!我們最多的一次是返工了五六次,才在規定時間內完成,整個練習過程將近六個小時!
  晚上:就寢時間視有沒有表演而定。如果沒有表演,就是正常的10點就寢。如果有外出表演,比方說下午三四點出去表演,若地點是在臺北市區內,一般7點開始演,演完回來是10點多,大約就十一二點睡覺,如果不是在臺北,時間就更晚。在藝工隊睡眠時間很少,每天大概只能睡六個鐘頭左右。
  表演方面,舞蹈一定要學好,如果跳錯了,回來就要罰站、挨罵,還要被追究一個半鐘頭的表演究竟哪裡出了問題。不管是燈沒有打好,煙沒有放好,還是舞蹈跳錯一個拍子,回來都要受罰。到南部巡演更複雜、煩瑣,得自己帶垃圾袋、膠帶、工具,甚至要帶個鳥籠——我永遠要帶最重最多的東西。
  ……慘!
  更慘的是,我們藝工隊一年都沒有新兵進來。所以,我一年都沒有學弟,所有事都要親力親為。
  我掃廁所掃了一整年,接電話接了一整年,叫起床叫了一整年,準備餐盤打飯、倒垃圾、擦桌椅……所有雜七雜八的事情,我都是一個人做了整整一年時間!
  我是最新的阿兵哥啊,又是藝人,所以一開始就被藝工隊的長官整得很慘。
  在新兵訓練中心我表現優異,長官接我的時候我們有說有笑,可剛一進藝工隊的門,他就突然變臉,對我非常凶狠,常常無理訓話,讓我每天起那麼早叫起床,我幾乎天天晚上沒辦法睡覺。
  藝工隊是四個人一個房間,長官一人一個房間。我要叫大家起床,可是長官說不可以用鬧鐘,只能看表。我怕起晚了,神經綳得特別緊張。10點就寢,睡到11點多就驚醒了,看一眼表,還沒到6 點。接著睡,睡半個小時又驚醒,還沒到……一晚上下來,我根本就沒辦法睡著。幾天之後,我實在受不了了,就給爸爸打電話說了這件事。
  爸爸非常擔心,但他只是叮囑了一句:“你可千萬千萬不能逃啊!”
  (連載完)
  (明天開始將連載《尋味中國》,敬請關註)  (原標題:我對時間有耐心)
創作者介紹

台灣人

vfglqxpz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