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日,在煙臺一家輔導機構,一名數學老師在授課。學生介紹,上課的是高中在職老師。 照片由本報線索人拍攝
  “班主任三番五次催孩子去補習,可是20天要交近5000塊錢,比普通高中三年的學費都貴,心裡挺不舒服。”
  教育部門嚴禁在職教師有償補習,但家住煙臺只楚的初先生近日向本報反映,剛剛初中畢業的孩子還沒來得及享受假期,班主任就催著讓去指定的兩家輔導班上課,輔導班裡的老師大多是在職的。對此,本報記者從7月17日至18日蹲點兩天進行調查。
  本報記者 張晶
  家長舉報>> 班主任發宣傳冊,電話轟炸讓報班
  “班主任說這個暑假很關鍵,一定要讓孩子去上,說都是學校的老師在上課,有學生去二馬路上一家輔導班上課,已經上了第一期,說有認識的高中老師在上課。”初先生說。
  初先生透露,該輔導班一天上5門課,一共上20天,一科就要900塊錢,學生如果報就得報4科或者5科,算下來,光學費就得4500塊錢,書費資料費還要好幾百,孩子中午再吃點飯、休息一會兒,5000塊錢還不一定夠。
  而班主任“推薦”的另一家輔導學校,每科比上一家輔導班的價格要低一些,提高班為每科650元,實驗班每科820元。
  “學生還沒放假,複習的時候,老師就發宣傳材料,考完之後,QQ群里也說,短信也發,還一遍一遍地打電話。”初先生最後抹不開面子,給孩子報了名,但是總覺得心裡不舒服。
  記者調查>> 老師補課隱瞞姓名,上課時窗戶糊紙
  17日中午,記者來到初先生所說的一家位於太平洋大酒店對面的輔導機構。
  初先生透露,初高中銜接班的學生都在六樓上課,但一樓大廳的宣傳欄顯示,位於五樓和六樓的是一家成人自考培訓學校。
  11時許,陸陸續續有不少背書包的中學生從樓上下來。過了會兒,記者跟隨幾名吃完飯的學生上了五樓。
  “我們在這補課,中午休息,在這坐著上會兒網。”一名學生小王告訴記者,他也是班主任“推薦”過來報名的,和初先生的孩子在同一所學校。
  小王說,輔導班本身不在這裡,只是借了成人自考學校的地方上課。小王很多同班同學都在這補習,旁邊的女生小徐與小王不在一所初中,同樣也是聽了班主任的話,過來上課。
  “上課的都是高中實驗班的老師,講課之餘還會說高考閱卷的情況。”小徐說。
  但是,說起老師叫什麼時,倆人都說不上來,記者問了現場多個學生,均不知道老師姓什麼,“老師也不說他太多的信息,但大家都知道是高中的老師,報班的時候都強調過了。”一名學生說,雖然老師沒做過自我介紹,但輔導班卻要求學生報名時填寫詳細信息,“初中哪個學校,哪個班級都得寫上,不知道留那麼詳細要乾什麼。”
  “二馬路上的那個輔導班,也有高中老師在上課,上課的時候窗戶上還糊紙,怕被舉報。”另一名初中生的家長魏先生說,輔導班都是偷偷地辦。
  培訓機構>> 上課的絕大部分是在校老師
  18日14時,記者在上述輔導機構蹲點的第二天,出電梯時正好與某中學的物理老師碰了個正面。
  當天下午,本報線索人向記者提供了從課堂上拍到的照片,“這堂課是物理,講課的就是高中的老師。”該線索人介紹,除了物理,所說的在校老師還有數學課的教師。
  帶著疑問,20日上午,記者以報班身份咨詢該輔導機構。招生簡章上介紹,學校的優勢在於擁有一批“在市區享有一定知名度的一、二、三中大實驗班、一線優秀高水平名師。”
  “都是在校老師講課嗎?”記者問道。招生辦一名女性工作人員說都是,記者再次確認時,改口說絕大部分是。
  “在職老師授課,教育部門不允許。”記者表示。工作人員說,這是學校內部的事,跟報班沒關係。
  據調查,存在聘用在職教師有償補習的不僅是一家輔導機構,很多家長耳熟能詳的培訓班,都存在這個問題。
  煙臺:教師有償補習 評職稱一票否決
  煙臺市教育局正大力實施師德師風建設工程,構建師德師風建設長效機制,將師德表現作為教師考核、聘任和評價的首要標準。
  對違反從教行為和職業道德缺失的教師,特別是進行有償補習、體罰和變相體罰學生的教師,在職稱評聘、評先選優中實行“一票否決制”。
  本報記者 張晶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台灣人

vfglqxpz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